apple4us

史蒂夫·乔布斯口述史(一)

译自:《Computerworld》杂志荣誉栏目--全球档案

(本文为史蒂夫·乔布斯的采访视频的文字抄本,原文见此 [PDF 格式]。)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下文简写 SJ )

苹果电脑公司共同创始人、NeXT 电脑公司创始人

采访者:Daniel S. Morrow  (下文简写 DSM )

《Computerworld》杂志全球档案栏目执行主编

时间:1995 年 4 月 20 日

地点:NeXT 电脑公司

 

DSM:史蒂夫,我们想从你的出生开始,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SJ:我是 1955 年 4 月 24 日生于地球上的美国加利福利亚州旧金山市。我还可以说更多我年轻时的详细情况,但我不知道是否真有人非常在意那些。

DSM: 嗯,不过三百年后的人们可能会在意,那时候所有的这些书籍报纸出版物可能都找不到了。给我们说一点关于你的父母,你的家庭,你能记得的最早的的事情是什么?1955 年的时候,艾森豪威尔还在当总统呢。

SJ: 我并不记得他(艾森豪威尔),不过我记得我成长的 50 年代末 60 年代初,那是美国历史上一个非常有趣的时期。50 年代的美国还处在战后繁荣的初期,所有的事物,从发型到文化,都还相当地保守狭隘,不过正在走向开放的 60 年代,到了 60 年代所有的事物都开始朝各自的新方向扩展。每件事情都非常棒,非常新鲜。我记忆里的那个时期,美国的各个方面对我来说都非常年轻和天真。

DSM: 那么,约翰·肯尼迪被刺杀的时候,你大概有五六岁了吧?

SJ: 我记得约翰·肯尼迪被刺杀的事,我记得我听到这个消息的准确时间。

DSM: 那时你正在哪儿?

SJ: 当时是下午三点,我正穿过学校操场的草坪准备回家,突然有人大声叫喊:总统被枪击中,被刺杀了。我想,我当时应该有七到八岁的样子,我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古巴导弹危机我也记得非常清楚,我当晚大概没睡到三四个小时,因为我害怕假如我睡着了就再也醒不来了。我当时大概时七岁,我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想每个人都很清楚。那是个真正的恐怖时期,我永远也忘不了,它至从来都没有消失。我想当时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DSM: 像我们这样年长的,比如我自己,当时我记得我们制定计划,假如我们的国家被摧毁了,我们要在哪里聚合,那可是非同寻常的时期。

嗯,我们想了解最早让你充满热情的事是什么?你最早感兴趣的?

SJ: 我非常地幸运,我的父亲,保罗,是一个很不平常的人。他没有高中毕业。二战的时候他参加了海岸护卫队,为巴顿将军运送军队到全球各地,我想他总是遇到不少麻烦,并且被降级为二等兵。后来他转行做了机械修理师,他工作非常努力,他的双手也相当有天分。

在他的车库里面有一个工作台,当我五六岁的时候,他从工作台上划出一小块地方出来,告诉我:"史蒂夫,现在这是你的工作台了。"他给我一些小工具,教我我如何使用锤子,看他怎么建造东西。这对我非常有好处。他花很多时间和我一起,教我如何建造东西,怎样把东西拆开,怎么再把东西装回去。

他的工作也有一些涉及到电子学。他对电子学的了解并不是很深,但在修理汽车和其它一些东西的时候经常遇到。他教了我一些入门的电子学知识,我对此非常感兴趣。我在硅谷长大。我五岁的时候,我的父母从旧金山搬家到山景城,我父亲也转到这里来工作。这里恰好是硅谷的心脏位置,到处都是硅谷的工程师。那时硅谷的大部分地方还是大片大片的果园,有杏园、李子园,那可真是个天堂。我记得那时的空气就像水晶一样干净,你可以从山谷的这一头看到那一头。

DSM: 那时候你才六七八岁?

SJ: 是的,可以说,那是世界上最棒的适合成长的地方。后来有人搬到了我家附近,一个男人,还有他的妻子,他在这个街区大概有六七间房子。而且他居然是惠普公司的工程师,还是一位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对电子学非常熟悉。他想了一个相当奇怪的办法来熟悉我们这个街区的小孩。他把一个碳棒麦克风、一个电池和一个扬声器装在他家的车道上, 你可以在那里对着麦克风说话,你的声音就会被扬声器放大出来。每次跑到他家,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新奇的玩意儿,那都是他做的。

DSM: 那可真是太棒了。

以上为《史蒂夫·乔布斯口述史》第一部分,后续部分我们将陆续编译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