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它来自江湖」:约翰·席拉库萨谈谷歌浏览器 Chrome

文:约翰·席拉库萨,原载 Ars Technica。

今天下午我一直在谷歌新出的浏览器 Chrome。谷歌之前放出了一部很精彩的漫画,用以解释 Chrome 背后的技术理念和开发动机,看过之后我预料他们做出来的东西一定会很有意思。实际的产品没有让我失望。

此刻我之所以兴奋,主要不是因为这个产品本身,而是因为其背后的方法理念。谷歌的初衷不只是要改进现有的网页浏览器——他们是想从最基本的原则开始重构网页浏览器。

之前的两个成功的浏览器在用户介面上都采取了极简主义态度。和更早的产品比,它们主要是在做减法而非加法。Firefox 是带着一切从简的原则从体态臃肿、日益复杂的 Mozilla 浏览器的残骸中浴火重生的。Safari 的用户介面则比 Firefox 更加苗条优雅。这两款浏览器在从 1.0 向 3.0 过渡时,不但在每个新版本中实现了不少改进,同时也都尽力保持了身材。

就后台而言,两个项目都很成功。无论是对网页标准的支持还是转译页面的速度,GeckoWebKit这两个转译引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WebKit 的成功更是令它获得了谷歌的青睐,将其用在了 Chrome 当中。

但就用户介面而言,Firefox 和 Safari 一直都在挣扎:如何平衡不断添加新功能的欲望和对简约性的追求——毕竟后者正是它们的成功秘诀之一。随着版本号一步步跳进,这种压力是在所难免的。这一问题究竟应该如何面对?

Chrome 告诉我们:在谷歌看来,Safari 和 Firefox 的减法做得还不够。举例来说,Safari 的书签菜单里没有分隔符,这在刚推出时是十分大胆的一则减法。说它大胆,是因为这个设计自万维网肇始之初就存在于每一款流行的浏览器中,少了它的浏览器给许多人带来了困扰——包括我。

谷歌在设计 Chrome 时的想法不同。他们并非简单地将现有的浏览器拿来然后去除功能,而是把一切推倒重来。谁说一定要菜单分隔符,谁说一定要书签菜单:谁说一定要菜单栏来着?从零开始。先入不为主。发现自己需要什么功能才往里面加,而且这个功能一定要服从于一个完美的整体设计理念(留待下文详述)。

这就是 Chrome 最令人兴奋的地方:不是因为谷歌新加的某几个功能,不是用户介面上那些一望可知的部分——比如标签页置顶。所有这些都尚有待市场来测试、检验。Chrome 最令人兴奋的地方,是它的设计理念,它背后的哲学,它展现出来的那种毫无顾忌的胆识……那是一种美。

正因如此,今天早些时候我才说 Chrome 是在「催给 Safari 做介面的那些人起床」。倒不是说 Chrome 有某个功能特别棒,或是它的所有功能加在一起就能把 Safari 打得体无完肤。关键在于,终于有苹果之外的公司在介面领域占了一次先机。Chrome 的诞生让 Safari 的介面显得保守,让苹果显得谨小慎微。而从长远角度来说,所谓创新,主要关乎你做了多少次大胆的决定,而非这些决定本身的成败。

如果你了解了谷歌的 Chrome 介面设计背后的动机,所有这些就更值得竞争对手担忧了。这一动机不但在谷歌的用户体验文档里说得很清楚,甚至 Chrome 这个名字本身也作了暗示。【译注一】

从长远角度看,我们把 Chrome 当作万维网的一个带标签页的窗口管理器或是 shell,而不是一个浏览器程序。正如苹果和微软会尽量避免在其操作系统的应用程序的标准化窗框上添加太多东西一样,我们也会尽量避免往 Chrome 的介面中添加太多。

没错,就是它,微软的最大噩梦已经到来。谷歌已经受够了网页浏览器这个小江湖,受够了将自己所有的应用程序挤在一个单一的、往往还不太靠谱的容器里。「真正的」应用程序没必要受这种苦。它们的命运由自己把握。它们的边框(chrome)优雅而时尚。它们不只是寄居在其他应用程序中的内容。它们是主角,是一等公民。

这才是谷歌想做的产品,而它已经意识到,要实现这一理想——要逃离浏览器这个江湖——只有一条出路:自己设计浏览器。作出这个决定想必并不容易,前方的道路也不会平坦。但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你都得为谷歌的勇气喝彩。加油,谷歌,给丫们点颜色瞧瞧。(翻译:Lawrence Li)

---

译注一:Chrome 在软件领域指软件窗口的边框以及各种功能栏。我第一次看到 Chrome 这个名字就感觉到了谷歌的野心:Chrome 浏览器将成为未来的以云计算为基础的线上操作系统的大框架,或许就像 Mac OS X 的菜单栏和 Dock、或者 Windows 的「开始」栏之于「传统」操作系统一样。Chrome 浏览器的 chrome 本身简约,但谷歌的着眼点在于更大的、虚拟的「框」。

关于标题:本文原标题「Straight Out of Compton」是 Hip-Hop 组合 N.W.A 的一首歌。Compton乃美国加州洛杉矶南部的城市,由于常年贫穷,犯罪率高企,一直被视为美国最危险的城市之一。作者在文章最后将传统浏览器喻为「贫民窟」(ghetto),将被迫挤在浏览器内的各种谷歌应用程序喻为贫民,意指谷歌经历了 Compton 贫民窟的历练之后,已可独立行走江湖搏杀。我找不到合适的中文歌名来替代 Straight Out of Compton,倒是想起周星驰早年的电视剧《他来自江湖》,故借来一用。效果如何,有待看官们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