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龙安石庭

有天在咖啡馆里写稿,那是我们单位附近为数不多有趣的地方之一,老板喜欢卖凯鲁亚克的书,写累了,我随手翻看那本《达摩流浪者》。上一次看凯鲁亚克大概是8、9年前了,《在路上》,看了几页就中断了。这次大概因为我正因为工作压力饱受心灵焦灼,书的译笔又算不错,顿觉受用。

其中有这么一段(我引用的是网络上的版本,和国内的版本略有不同,前者注释更多):

接下来我们又谈了好一会儿寒山子和他那些绝壁上的诗,后来他的另一个朋友罗尔·斯图拉松来了,在他们聊完后我便和他一起离开了那里。他是个金发的大个子帅哥,来和贾菲讨论自己即将开始的日本之行。他对京都相国寺里著名的龙安石庭很感兴趣。那里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一些摆好的古老的石头,据说有神秘的美学意义,于是每年吸引数以千计的游客和僧人到这里来,想藉着观赏沙滩上的石头来获得心灵的平静。我从未见过这种奇怪、但又严肃而且极度热诚的人。我也再未见过斯图拉松,因为没过多久他就到日本去了。但他回答我的有关龙安石庭的那一席话却让我难忘。“那么,是谁把石头摆成那个很不一般的样子的?”

 “没有人知道,也许是某个和尚,或者某些和尚,很久以前吧。但它们的摆放方式肯定包含着某种神秘的寓意。只有透过形式我们才能观照得到‘空’。”他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那些石头被摆放在耙得很平整的沙子上,看起来似乎大海中的岛屿,看起来又似乎石头上长了眼睛(石头坑坑洼洼),四周环掩着漂亮的凉廊。然后,他又拿出一张石头排列的投影图,向我解释几何上的逻辑等等。他讲解的时候提到“孤独的个体性”和“与空间的碰撞”之类的话,颇有点禅宗公案的味道,但我对这些事情的兴趣没有他大,这中间好心的贾菲又特别用他那个总是制造噪音的小瓦斯炉煮了点茶,每次添茶,都会向我致一个几乎无声的东方式的鞠躬。
且不管这里作者是否误把龙安寺说成了相国寺,看到这里,所谓「那些石头被摆放在耙得很平整的沙子上,看起来似乎大海中的岛屿,看起来又似乎石头上长了眼睛(石头坑坑洼洼),四周环掩着漂亮的凉廊」,我眼前浮现出的影像,竟然是 Mac OS X 里配的一张墙纸。自己还用过个把月。

于是,打开无敌的谷歌,验证之,发现果然说的是同一个事。

Ryoanji.jpg

就像不知谁拜访了这些石头,我们也不知苹果究竟什么人把这样的内容放在墙纸里。必有其用意吧,至少,把电脑做成一种文化仍非其他公司所擅长的。搜索中,还有一组值得看的照片,大家不妨借步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