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一个 Geek 的实验:体验地理位置识别的生活方式

【本文原载:Wired ,作者:Mathew Honan,原文连接

lp_guineapig

我被 WhosHere 这个应用难住了,怎么说我也不算是网络菜鸟。早在 1994 年我就建立了自己的个人页面,1999 年我写了第一篇博客日志,2006 年10 月发出了我的第一条 tweet, 我在雅虎的 Upcoming.org 事件网站的用户号是第 14 位。我喜欢摆弄各自新的电子玩意儿,也喜欢尝试各种新的软件应用。但 WhosHere 却让我撞到树桩上去了。这个 iPhone 应用能够知道你在哪儿,并且显示你附近的其他用户,然后让你们可以聊天。但在安装和开启这个应用之后,我就一片空白了,我该用它来干嘛呢?

所以我就找了几个用户请教一下,我在列表上随便挑了几个人向他们发送了一条信息,他们距离我所在位置(37.781641 °N, 122.393835 °W) 都在一英里以内,我问他们使用 WhosHere 干什么。

我的第一个回复是来自一个名叫 Bridget 的人,根据她的简介信息,她是个 25 岁的女人,而且还有点非同寻常的倾向。“寻找性伴侣,傻瓜,”她写道。

“对不起?你的意思是,你使用它是为了找人那个……吗?”我脸红心跳。

“是的,就是为了这个,”她补充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快乐,”我回复。

“为了我的生日,发一张裸体照片给吧,”她提议。

一个很友好的提议,不过我拒绝了。把匿名的陌生人通过地理位置关联在一起,这并不是我最初想像的 GPS 革命对于我的意义。

地理位置识别功能的未来——无论好或坏,或者平庸——都已经到来了。感谢有了 iPhone 3G 和 Android ,数百万的人们随身口袋里装着的小玩意儿不仅能够知道他们在哪里,而且还能把他们的位置信息标记下来并分享到互联网上,然后再把这些数据合并成一个在线实时数据库——让人们知道此刻他们附近还有哪些人和事物。是否曾经梦想过有一天,当你走过一家星巴克门口时,你的手机会收到一条 5 折法布奇诺电子优惠券?没错,现在这些已经可以实现了。

简单的说,地点有可能改变一切。它只需输入一个信息——我们的经度和纬度坐标——但它输出的信息却有可能改变我们的选择和行为。我们去哪里购物、和谁聊天、阅读什么、搜索什么、去什么地方—— 一旦地点与网络结合起来,这些行为都将改变。

我想对这个未知疆域探索一番,所以我自己就成了一只实验小白鼠。我的计划是:把所有我能够找到的各种很酷、很有趣的地理位置识别应用都下载下来,安装到我的 iPhone 上,并尽可能多地使用它们。几个星期以来,无论何时我到了一个新地方,我都会通过多种社交地理应用(social geoapps)发布新消息。当我步行、跑步、骑车或者驾驶的时候,我都会通过各种应用把我的路线轨迹记录下,然后发布到网上。我还要按照应用给我指示,选择去哪里工作、玩儿,还有吃饭。我也不会放过任何一小段时间,让应用基于位置的接近帮我结识新人。我完全是敞开的,把我的位置完全暴露于这个世界,看看它会把我带向何方。我甚至还在我的佳能 PowerShot 数码相机上安装了 Eye-Fi 无线网卡,这样我所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会被记录下地理位置信息,然后上传到网上。我要成为互联网世界使用地理位置识别应用最多的人!

但麻烦马上就来了。当我和我的妻子在我家附近的酒吧里喝啤酒的时候,地点是旧金山(37.770401 °N, 122.445154 °W),我随便提了一下我的计划,她看着我说:“你不会对所有人宣布,你出远门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是吗?网上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人在关注你的消息。”

对不起,稀奇古怪的人们——我爱你们,不过她说到点子上了。因为我的工作的关系,许多人——其中绝大多数是陌生人——追踪我的 FlickrTwitterTumblr博客订阅源。而且没错,我要出差一个星期。我真的要告诉全世界我不在家吗?我只是担心,我的妻子一个人在家。因为我的相机上的无线网卡会自动为照片添加地理位置信息,任何一个有意浏览我的 Flickr 相册的人都能够看到我家的电脑、自行车和大平板电视。只要几次点击你可能就对我家了如指掌了,更聪明的还知道戴上一副黑手套和开锁工具。

为了测试一下我是不是成了妄想狂,我做了一个小实验。阳光明媚的星期六,我在金门公园里遇到了一个女人,并用 iPhone 3G 拍了张她的照片。因为 iPhone 上传到 Flickr 或 Picasa 的照片里都自动嵌入地理位置信息,所以 iPhone 的照片会被自动排列在地图上。我回家之后搜索了 Flickr maps 和 score ——找到了我今天拍摄的那张照片。我点击这个用户的 photostream ,然后发现她就是我今天遇到的那个女人。我调整了设置,只在地图上显示她一个人的照片。结果我发现地图上出现了一堆非常密集的照片群,我点击显示这些照片——公寓的内部、卧室、厨房、混乱的客厅,现在我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了。

iPhone_CellTowers_Wi-Fi_GPS iPhone_CellTowers_Wi-Fi_GPS_0 

地理定位技术的爱好者会向你保证,你对于隐私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你的手机本来就能够被用来显示你所在的位置,一个黑客高手也可能从运营商那里找到这些数据。在英国,只要用户同意,你在网站上输入一下他的手机号就能跟踪他所在的位置。但事实上,只不过是没有多少人能找到你家的位置。当我真的要在网上公布我家的位置和我的出行计划时,我还是有些紧张。通常,我要出远门时,我会停止报纸投递,这样别人就不会发现我不在家。但现在,我要在 Dopplr 上告诉所有人,我要离开家去华盛顿 5 天时间。

位置信息传播的很快。我第一次在网上看到我家的地址是在 Facebook ——当时我吓了一跳——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在 Facebook 上发布过我的地址。后来我意识到,因为我注册了 Whrrl ,像其他许多的地理位置识别应用一样,Whrrl 能够把一个信息发布在多个地方,比如微博客平台 Twitter ,以此类推,Twitter 又能够将这个信息转发到其他更多地方。所以,只要我在 Whrrl 上更新一下我的位置,这个信息就会窜进我的 Twitter,然后又到了我的 Facebook 和 FriendFeed ,只差一步就到我的博客了,那可是 Google 直接编入索引的。我只要在 iPhone 上的一个小小的应用里更新一下,就会在互联网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标有地理位置的脚印。

几天之后,我遇到了一个新麻烦。那个星期二,我旷工没有参加一个工作会议,自己跑去金门公园(37.771558 °N, 122.454478 °W) 骑自行车玩去了。突然间我意识到——我希望自己没有那么快就把自己位置轨迹、数据和时间都发布在网上,我希望自己在被解雇前搜索一下「Mat Honan  星期二 下午」。在当前这样一个艰难时世里,我承受不起互联网这样的戏弄,可能会把我弄破产。

为了了解这里面的开放性,我约了汤姆·科茨(Tom Coates)在 Caffe Centro 咖啡馆见面(37.781694 °N, 122.394234 °W)。他创办了一家叫做 FireEagle 的地理位置信息交换站:你只要告诉 Fire Eagle 你的位置,它就会把这个消息转发到 Outside.inBizroof 等其他许多地理位置应用。不仅让你节省了更新多个地理位置应用的麻烦,它还能让你设置各个应用显示信息的精确程度——是非常精确的位置,或者只显示你所在的城市。这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