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杰夫·贝佐斯在 Disruptive by Design 大会

【摘译自:radar.oreilly.com ,作者:Tim O'Reilly,原文链接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的话还是很有引用价值的,本周《连线》杂志在纽约举行的 Disruptive by Design(设计颠覆创新)大会上,我一边听着史蒂夫·利维(Steve Levy) 对贝佐斯进行的采访,一边飞快地记着笔记。下面是我摘录的一些会话:

jeff-bezos-1008-def-47738389.jpg

“几千年来,我们人类自身的进化总是伴随着工具的不断演化,”贝佐斯解释Kindle 如何会改变人们的行为。

“阅读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活动,因此值得为其建造一台专门用途的设备……‘多用途的设备总是会更好’并非真实……我喜欢的手机……我也喜欢我的瑞士军刀,但我同样也喜欢我的一套牛排刀。”

“现在阅读纸质的书会让我感到难受……纸质书盛行了 500 多年,但现在,是时候该改变了。”

“如果你是任何行业的在职者,急速的变化总是在发生,你会感到不舒服,尽管从长远看来这是有好处的。”

“我希望能够在 60 秒内,以任何语言出版提供任何一本书。”然后史蒂夫·利维问他对 Google 图书搜索(GBS) 和解方案的看法,贝佐斯拒绝发表评论,但仍补充说:“这项和解方案需要重新处理,并且正在重新处理……如果你侵犯了一大批作者的版权而得到奖赏,这似乎是不对的。”

利维回顾了 1990s 年代混乱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问贝佐斯“作为当时已成立的一家公司,你们知道如何建立一家伟大的公司吗?”贝佐斯回答:“1994 年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统计数据,让我很有去创建亚马逊(Amazon)的冲动——那一年互联网的使用率增长了 2300% ,但普及率仍然非常低……那些只会做‘不失球’的创新的大公司,他们的最大问题之一是,即便你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你还必须成为真正从长远考虑的人。因为,即使是很长的时间,也只会成为公司历史中很小的一段…… 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否愿意等待 5 年、7 年,甚至 10 年。绝大多数公司都不愿意等 10 年。”

利维问贝佐斯,在许多人质疑其策略的那些年里,他是如何挺过来的。贝佐斯回答:“有两件事情:一件是公司的业务,一件是股票的价格。当泡沫破灭之后,我们的股价急剧下滑,但公司的业务却仍在继续增长……那段时间,我们有很多严厉的批评家。但我们同时还注意到,即便那些严厉的批评家也成了我最好的顾客。拥有一支埋头专注于产品开发的团队,会让你在应对那些批评的家的时候愉快很多。”

1999 年股市泡沫期间,贝佐斯表示,他不断地告诉他的员工:“不要因为这个月股价增长了 30% 就觉得自己聪明了 30% ,那样的话,当股价下滑的时候你就变成了呆子。”

“创业者、企业家与财务管理者之间的区别之一是,创业者和企业家的双眼总是顽固地盯着生意和业务,亲自处理细节工作。成为一个好的企业家的秘方在于,要知道何时该顽固坚持,何时该灵活变通。这个秘方对于我来说,就是要在公司的大事和方向上顽固坚持。”

贝佐斯还谈到了,公司基础的商业策略并不会改变。“我十年前就知道了这一点,顾客们仍然想要低价的产品,顾客们仍然想要更快的快递,我也知道顾客们仍然想要最多的可挑选商品。”

“创造和创新都有一个前提……你必须愿意失败;你必须愿意从长远角度考虑;你必须愿意忍受外界长期的误解。如果你不能做到者三件事,你就会限制你自己持续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