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谷歌人民共和国」

原文链接;作者:马克·斯蒂芬。

PeerReview_Resized.jpg

几天前,我和一些曾在谷歌(编注:指美国谷歌,下同)工作的家伙们在一起闲聊。随着谷歌越做越大,在生活中偶尔遇到这类人,其实也很正常。虽然他们守口如瓶,拒不透露任何交易细节,但这次际遇还是让我开了不少眼界。谷歌园区里,事情的运作方式真的是非常与众不同啊。
 
谷歌的组织方式同我工作过的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全然不同,我打包票。同行评议在那里似乎是一切工作的核心步骤。当然,谷歌的高层们有自己的行事方式,但在基层,大多数决定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同行评议和投票才行。

谷歌的核心是代码,所有代码都要由同事之间互相往死里检查。数字世界里最为整洁的代码于此诞生。你知道有一类人,工作认真到连字里行间的标点符号也不放过。

谷歌中爆发的同行评议之争已经为人所知,虽然并非常有。而学究型工程师善应此道,在多数情况成了赢家。这样一来,虽然代码干净了,但是整个过程却被拖慢了。

代码还是干净一些为好,因为测试人员的数量只有开发人员的五十份之一。

同行评议在谷歌中不止如此。雇人要同行评议,升职要同行评议,哈,我猜测,炒鱿鱼也要走这一遭,虽然还没有人跟我谈起过这事。事实上,谷歌中所有技术员工都得在同行评议上花费 20% 的时间,很大的数量!

谷歌吹嘘自家的工程师有 20% 的时间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显然,大部分人用来参加集体活动了 —— 全勤投入同行评议。如果既要做好开发工作,又要承担实际上并没有被赋予的领导职责,该如何安排时间为好呢?

这也许是谷歌的 20% 时间并没有产生足够多的新产品的部分原因吧,尽管我猜想他们本该做到。

但…等一下!如果所有的开发者通过同行评议而有效的做出了管理决定,那么,还要经理们干嘛?有人告诉我,他们开会去啦。一个谷歌经理一般辖 50 到 60 个人,除了一场接一场的会议,他们没有任何时间。在一次技术员对阵管理员的会谈中,一位前谷歌开发员告诉我,他们也不知道经理到底在做什么。

有一些人在谷歌中司职并购企业,我确信,即使是在谷歌,最终的决定也必将交给更高层的人来讨论。我真正感兴趣的是,在产品谋划好之后,谁来执行?什么功能需要改变和修正?显然,都取决于工程师。

有人告诉我,谷歌的开发者靠拿时间来换项目,如果在大的项目中,没有人认领的那部分怎么办?肯定要搞砸,真的!我曾喜欢的 JotSpot 是如何的变成令人讨厌的谷歌Sites 的呢?显然是有一些人太为所欲为了。

那儿没有市场营销。

事实上,谷歌的字典里没有营销。

我不是乱说的。

并非开历史先河。早年的苹果也是这么干的,我看的多了,他家的新产品完全是从工程学的角度去推动。工程师爱怎么搞怎么搞,然后公司拿去卖了就是。谷歌的运作方式看起来和这个几乎一摸一样。

这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谷歌有着永恒无尽的 Beta ,因为没有为营销而计的最后通牒。其实没有通牒也无所谓啦,反正谷歌的大多数产品不是直接拿来卖钱的,所以也就无关紧要了。

这还解释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些受到用户欢迎的产品最后也消失了呢?因为,没有人想在上面花时间,所以产品就死掉了。

谷歌才不听你使唤呢。事实上,他运作如此之棒(赚了很多钱),因此这让我意识到谷歌根本不是一家软件公司,它是广告公司。

啊,终于说的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