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我为什么读科幻小说

这是投资者 Brad Feld 个人的答案。各位读者,你们的答案呢?如果你有非常清晰的答案,不妨写信给我们:)

作者:Brad Feld;译者:Willow;原文链接

昨天上午,我参加了半年一度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执行咨询委员会会议。在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加入了两场分开的谈话,都谈到了我上周读过的 Richard A Clarke 的新书 Breakpoint。Clarke 曾是克林顿和布什的首席反恐顾问,更重要的是,他是极好的科幻作家。Breakpoint,就像 Daemon,是网络惊悚类的必读书。

谈话首先围绕着这本书开始,然后很快又转向了我的工作:我如何思考和操作投资。作为其中的一部分,我解释说我从两件事中收获颇多:思考未来、阅读过去的科幻小说中对当今世界的描绘。

比如,我决定这个夏天属于迪克(Philip Dick)。我买了菲利普·迪克所有的书(60本左右),放在我在 Keystone 的房子里。只要我在 Keystone 我就会以我的方式系统地阅读他们(我已经读了15本)。我完全着迷于迪克──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对于电脑和旅行在 21 世纪初会是怎样的看法。他的某些项目中对电脑的描述完全不对(以磁带或者其他“带”作为存储设备,而且具有性格的声音),同时又有些很接近(电脑发展成可以学习的机器,可以自我修正)。另一方面,他对于旅行的描绘则完全不对──在迪克的世界里从欧洲到美国仅需要 5 分钟。

库尔特·冯内古特去世时,我为了向他表示敬意──买了他所有的书并按照顺序读(还有一些没读)。在读迪克的时候,我想到我也觉得冯内古特写的电脑有些符合现状而有些不是,旅行则完全不是。

在电影院看完星际迷航之后,Amy 和我从 Netflix 租了星际迷航的第一季从头看起(我看了大部分,但由于对它没有那么狂热,错过了一些)。同样的情况——Spock 的“类蓝牙入耳式交流系统”看起来很酷,但他妈的为什么在企业号里乘电梯那么慢?还有电脑性感的声音呢?那些闪着的灯呢?

当我想到我通过从过去的东西读现在(迪克、冯内古特、海因莱因、阿西莫夫)和从现在的东西读往后 5-30 年(克拉克、苏亚雷斯、斯特罗斯、班克斯、斯蒂芬森、吉布森、斯特灵)所得到的信息,我意识到我在大脑中建立了一套潜意识框架,来指导我很大一部分投资。有时候,它的指导是对的。有时候,他有趣但是是错的。

噢——这真的很有趣!对了,“未来”许诺我的便携喷气飞行器到哪去了(这依然是我在《白宫群英》中最爱的一幕):

里奥:我们这一代人都没有得到“未来”许诺的东西……三十五年了,汽车、飞机都还是完全一个样。我们甚至没有协和式飞机了。科技停滞了。

乔希:个人电脑呢……

里奥:一个更有效的八卦和色情传播系统?我的便携喷气飞行器呢?我的月球殖民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