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电影《社交网络》中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构的?

阅读本文之前,请确认你已经观看过《社交网络》(The Social Network)该片。

原文地址

回答人:亚当·安吉洛(Adam D’Angelo),Facebook 前 CTO 。

他们从哈佛搬到帕洛奥托(Palo Alto)时的第一个房子,我当时在那儿住了一个暑假。电影中从房顶的烟囱到游泳池之间的滑降绳索是真实的。只不过那个烟囱没有被弄塌过,电影中他们增加了烟囱被弄倒塌的镜头,是为了增加戏剧效果。
回答人:亚伦·格林斯潘(Aaron Greenspan),他认为自己是 Facebook 这个创意的最初拥有者,他建立了原型 houseSYSTEM 。在文克莱沃斯起诉马克·扎克伯格一案中,他作为证人出庭作证。详情请见《纽约时报》的报道。亚伦·格林斯潘认为自己是这部电影中唯一被省略的重要角色。
在电影中,马克最初建立网站的动机被描述为对 Final Clubs 俱乐部的着迷。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着迷,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他还有其他的动机,比如哈佛校报《绯红》(The Crimson)暗示的制作一个全校通用的肖像名录,事实上我前面已经回答过一次了。(见这里:The Social Network (movie): What is the truth of the Facebook story?
电影中关于 Facemash 的部分有很大夸张,这是为了让马克的表演给人印象深刻以确立他的“天才”形象。事实上,哈佛大学的本科生总共只有 6400 人,而电影中声称它「在两个小时之内获得了 22000 次点击」,这意味着除非所有人突然间全部都在用这个网站了。而事实是,在从校报《绯红》上看到他们的故事之前,包括我和其他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所以,最初几小时在用这个网站的只有非常少的人。他们网站的流量(如果电影中的数字确实准确的话),那么很可能是他们把网页上的每一次「点击」算作一个,每一个独立的访问者可能会有 2 到 3 次,甚至更多次的点击。这个网站也根本没有像电影中那样对哈佛的校园网络造成影响。显然,网站的瘫痪是发生在马克的宿舍,也就是网站托管的地方。如果 HASCS(哈佛艺术与科学计算服务中心) 决定断掉马克网站的访问,那是因为马克托管的有异议的内容违法了版权法。(哈佛大学拥有学生肖像册 facebook 里照片的版权。)

电影中学校董事会审讯马克,而马克(看上去让人难以置信地)要求行政主管人员感谢他预先警告了校园网络上存在的设计漏洞,这明显让我想起我在自己的书中所写到的,基本上是同一件事情——我曾经各种网站上提到过 HASCS 存在许多他们拒绝承认的安全漏洞——只不过我从未利用这些发现的漏洞为自己做点什么或者消遣一下。我只是给 HASCS 或者相关的部门发了邮件。因为本·莫兹里奇(Ben Mezrich,注:电影《社交网络》改编自原著《偶然的亿万富翁:Facebook 关于性、金钱、天才和背叛》,本·莫兹里奇是该书作者。)引用了我的书作为原始素材,所以这种情绪很可能也掺进了马克的角色之中。如果确实如此的话,这并非我的意图。

电影中马克当时用的索尼 VAIO 是完全准确的,而且很有趣的是,在科克兰德宿舍(Kirkland House ,注:电影中马克的宿舍)的壁炉上有个贴纸写着「USE OF THIS FIREPLACE IS PROHIBITED」(禁止使用该壁炉)。事实上,在 2003 年的时候哈佛几乎每个宿舍的壁炉上都有这样一个贴纸,那是因为当时学校的行政条规更改要求的。 马克笔记本上出现的阿帕奇(Apache)配置文件目录列表以及 WGET 下载命令都和电影里出现的完全一致。

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电影中被提到时,他的身份是程序员。不过就我所知,他当时并不是程序员,并且现在也不是。戴维·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注:前《财富》杂志记者,《Facebook 效应》一书的作者)说,电影中斯汀·莫斯科维茨(Dustin Moskovitz)的角色被轻描淡写也是如实反映当时的情况——我确定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

尽管兰登书屋(Random House)证实,原著作者本·莫兹里奇确实采访过卡梅伦·文克莱沃斯双胞胎兄弟(Cameron Winklevoss),但我相当确定,电影中涉及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注:哈佛大学校长,前美国财政部长)的片段肯定受到我在自己的书的开头部分回忆起与萨默斯见面时的描写的影响。拉里·萨默斯也绝对没有叫他的助手「闷我一拳头」(punch me in the face)。但我和他见面的时候,他的举止确实像电影中那样粗鲁,或者更甚。在现实生活中,他的助理不得不打断他强制重新组织他的语言,因为当时他们非常生气。

电影中很多校园建筑的拍摄也出错了,当然了,这是因为哈佛大学对于电影拍摄有些限制规定。麦克斯韦-德沃金是一栋现代的玻璃建筑,它的名字刻在门口一块石头的正面,而不是刻在玻璃上。比尔·盖茨(我觉得扮演的相当真实)在罗威尔演讲大厅(Lowell Lecture Hall)进行的演讲,但他没有提到过“下一个比尔·盖茨(the next Bill Gates)”,而电影中演讲结束后一个学生提到了。尽管在演讲末尾的时候,我曾问了比尔·盖茨一个关于下一个微软存在可能的问题。

<!– p.p1 {margin: 0.0px 0.0px 0.0px 0.0px; line-height: 19.0px; font: 13.0px STSong} span.s1 {font: 13.0px Georgia} –>我在法庭上做的所有与 Facebook 相关的口供,只有一位当事人出席(在我的案子中,也就是我自己),其他当事人都由他们的律师代表出席,律师们逐一提问。诉讼的过程已经被录下来作为视频资料。(我曾经发布过其中的一段证词的文字抄本,在这里。)

我对爱德华多(Eduardo)这个角色的真实存在并不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除了我的角色完全被忽略了之外,描绘了当时的绝大多数事情,捕捉到了我遭受挫折的那几年里爱德华多的角色(以及文克莱沃斯兄弟的角色)。我很享受能观看到这部电影。

回答人:马克·扎克伯格,2010 年 10 月 16 日马克在接收 Y Combinator 的创业学校采访时被问道对《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看法,他的回答如下(文字由 Ranjit Mathoda 转录):
他们为了创造真实感做的很多事情非常有趣。电影中角色穿的每一件 T 恤和针织衫我确实都有一件一样的。但……电影里有很多搞错的地方,也有很多很随意的细节是真实的。

我觉得主题方面这部电影最有趣的地方是,他们把整个电影的框架弄错了。电影开头是我和一个女孩(现实生活中这个女孩是不存在的),她把我情绪搞的低落(现实生活中,这倒是经常发生)。基本上,他们这部电影的框架是,我建立 Facebook 或者类似的东西是为了能得到女孩或者能进入哈佛的各种社交团体。

真实生活中了解我的人知道,我现在还是在跟创办 Facebook 之初的那同一个女孩在约会,所以电影中明显是不真实的。拍这部电影的人对于硅谷人们建造东西动机的理解与事实有很大脱节。他们无法理解,有些人想要建造东西,仅仅是因为他们喜欢这么做。

Apple4.us 招募

和同事们看完《社交网络》,多少让人感觉精神一震。也许电影中虚构的成分还有不少,但突然让人觉得,有时候做些有趣的事情真的很重要。就像电影中马克说的,“保持酷的感觉很重要。”

Apple4.us 也在经历一些有趣的变化,过去几个月我们在做一些至少让自己感到兴奋的事情。现在我们需要有页面视觉设计师和前端工程师。如果你恰好满足条件,并且认为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很重要,欢迎与我们联系!

招募详情,请见: [招募] 工程师,Apple4us 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