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为什么你不喜欢互联网?

有几个问题在中国的互联网界是很容易引起热烈讨论和争执的。翻译是其中之一,版权是其中之二。不过昨天我在 Twitter 和新浪微博上提及《东方企业家》使用了知乎的内容但未署知乎名字的时候,却没有意料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不过……其实也不是啦。

很多人误会了:我并不是在谈版权,也并不是在指责《东方企业家》侵权。版权是个法律问题,我没有能力谈。我谈的是个最基本的做事规范问题:如果你在你的媒体上使用了别人 / 别家的内容,应该告诉读者,我使用了别人 / 别家的内容,以及,这个「别人 / 别家」是谁。就是这样。(如果你看到我漏署了你的名字,请告诉我,我会改正。谢谢。)

至于后来转发《东方企业家》魏寒枫君的回复,也并不是为了那里面的几个比较具有刺激性的字眼。Fuck 一事成年人都幹,傻屄一词北方人(以及部分南方人)也都说,不值得大惊小怪。我觉得奇异的是,为什么魏兄听上去这么不喜欢互联网。从他的句子里读出的,是积蓄已久的对互联网的敌意和愤懑。

我不知道这种心态能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传统媒体。九年前我在《南方都市报》工作,当时很诧异的是,你在报纸上引用某网站的话,文末附上个链接,都会被上司否决。我是一个对互联网怀有无尽感激的人,当时的结论只能是:传统媒体的人不喜欢互联网。

那么难怪传统媒体的新媒体「转型」总是失败了。

我喜欢互联网,我也喜欢传统媒体;我喜欢电子书,我也喜欢纸书。Let’s be intellectually promiscuous, shall w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