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从《The Magazine》的设计看用户选择的迷思

Instapaper 的开发者马可·阿蒙(Marco Arment)在最近一期播客节目「Build and Analyze」谈到了自己开发并主编的杂志《The Magazine》。不少读者问他为什么《The Magazine》的选项那么少。在 Instapaper 里,读者可以选字体、字号、行间距、页边距,以及三种不同的背景色。《The Magazine》除了字号和黑白两种背景色以外,什么都不能选。

阿蒙提出两个理由:成本和设计。成本好理解,一来他最初并不确定《The Magazine》能否持续,故希望用最少的钱和时间推出第一版。购买字体授权需要钱,提供像 Instapaper 那样的丰富排版选项则会增加开发成本。(以上内容从 29’03” 处开始。)

在谈及设计上的考量时,阿蒙有一段值得玩味的自白。他说觉得 Instapaper 给用户的选项太多了。「调节行间距的功能我早就想去掉了,」他说。「页边距或许还有一点保留的价值。」至于字体,他甚至在考虑将所有 iOS 系统自带的字体去掉(Georgia, Helvetica, Palatino, Verdana, Hoefler Text, Baskerville),只保留他自己购买了授权的几个选择(Elena, Lyon, Tisa, Ideal Sans, Meta, Proxima Nova, FS Me,以及给阅读障碍症患者用的 Open-Dyslexic)。

阿蒙说自己一直有统计 Instapaper 用户对这些排版选项的使用习惯。原本是为了根据统计结果调整 Instapaper 的默认选项。例如假设原本的默认字号是 12,而如果大部分用户都会将它调到 14 的话,或许他就会考虑将默认字号改为 14。不过实际统计结果极其零散,用户的选择并未呈现出明显的趋势,有很多选择更是完全没有考虑易读性。

除此之外,他还特地提到了 Baskerville。「它在屏幕上的效果几乎从来就没有好过,」阿蒙说。「因此我其实想干脆把它拿掉。但还是有少数用户一直在用,如果取消这个选项,这些人一定会怒的。」

Instapaper 的案例令阿蒙在开发《The Magazine》时选择了截然相反的设计哲学:替用户做出尽可能完善的专业选择。《The Magazine》的标题用了 Avenir 1,正文用的是安全的 Georgia。字体、行距、页边距统统不可调节。


「给用户选择」是一句无比政治正确的话。跟很多政治正确的话一样,它经常是错的。人类究竟是选择多了更自由还是选择越少越自由,可以留给哲学家去讨论。但《The Magazine》以及电子阅读软件有一重要特点:它们不是工具,而是消费品。我们买这些东西是为了「欣赏」,不是为了「使用」。尽管在一个任何行业都不可能与软件脱离干系的世界里,所有东西都可能涉及代码,但涉及代码的东西并不一定是(狭义上的)软件──可以帮助你生活、工作、学习,总之是帮助你去「做事」的程序。

举例来说,你买到手的一本电子书或电子杂志会包含书里的内容──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同时也包括以设计师设定的方式将这些内容显示出来的那部分代码(排版引擎)。但你和这本电子书的关系是消费与被消费的关系,代码的存在并不会改变这一点;你不会想用它去干点什么。事实上,你会祈祷它千万别让你觉得有干点什么的必要。打开它,读它,消费完成,万事大吉。

弄清楚了这点,我们就会明白允许读者调节排版细节并非天经地义之事。恰恰相反,设计者应该以其专业判断,为内容选择唯一最合适的外观──字体、字号,以及其它排版和设计细节。惟其如此,才有理由为它标上价格,卖给读者。

排版(typesetting)是极其专门的学问,其专业性并不亚于包括编程在内的任何手工业。我曾将某中文阅读软件交给日本字游工房的字体设计师岩井悠先生征询意见,他在赞美了介面设计后,婉转表示自己并非排版专家,无法作评。一个以设计字体为生的人,都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评价排版,遑论普通读者?

给用户选择,在很多时候属于设计上的懒惰。当你无能力做选择、或是不愿意承担选择的后果时,将选择的义务转移给用户,是一种最方便,也最政治正确的做法。当用户只是你产品的一部分或是你用来吸引广告主的变现工具时,「选择」幻象是一种有效的安慰剂。但对于收费产品而言,用户期待的不是选择,而是「可以不去费工夫选择」的特权。


  1. 使用 Avenir 字体是《The Magazine》只支持 iOS 6.0 以上操作系统的原因之一──Avenir 是苹果在 iOS 6 新引入的字体。 [retu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