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Daring Fireball vs. The Daily

任何研究新媒体的人,都会思考新闻集团的纯 iPad 杂志《The Daily》为什么会失败。但很少人思考 John Gruber 的纯网页媒体《Daring Fireball》为什么会成功。

《Daring Fireball》是《The Daily》的对立面。从人员编制、选题思路、视觉设计、写作风格和商业模式上都是。前者是精简的(只有一个人)、专注的、谨严的(austere)、雅正的、免费+广告的;后者是臃肿的、大杂烩式的、丰富而无聊的、无性格的、收费+广告的。前者做了十年,依然盈利;后者做了两年,准备收摊。

亟待「转型」的杂志出版人说:我们没法把团队砍到那么小。这,才恰恰说明你还在用旧媒体的思路思考新媒体。「我不应该直接把杂志的 PDF 文件搬到 iPad 上」并不说明你就懂新媒体了。

亟待「转型」的杂志出版人说:我们不能做那么 niche 的选题,不能用那么愤世嫉俗的文风。这,才恰恰说明你还在用旧媒体的思路思考新媒体。新媒体(在今天)必须做深,不能做宽,因为媒体数量太多了。

亟待「转型」的杂志出版人说:我们不能把视觉风格搞得那么安静,不能用那么小的字号,长期看电脑的中产阶级眼睛受不了;我们也不能只有网页(还禁止评论!),那太土了,而且一点都不「互动」。我们必须有 app。这,恰恰说明你忘了自己的立身之本。《Daring Fireball》的成功告诉我们,酒比瓶子重要。2012 了,一个只有网页,连 app 都没有的媒体能叫新媒体吗?这个问题错了,正确的问题是:2012 了,我们还是觉得不能印到什么摸得着的东西上的文字就一钱不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