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Firebug 作者乔休伊特论 iPad

iPhone 版 Facebook 以及 Firebug 的作者乔休伊特(Joe Hewitt)的这篇谈 iPad 的文章好像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这是目前为止我看过的关于 iPad 最好的分析。究竟什么是开放?什么是开发者和用户需要的开放?我还是想起了伍迪艾伦在《Alice》里借老中医之口说出的那句话:「Freedom is frightening feeling!」── 译者 我读到的大部分对于 iPad 的反应都是负面的,但我对这个产品完全满意。自我完全弄清了 iPhone 的局限以来,就一直期待着像 iPad 这样的产品。iPad 发布会之前,小道消息满天飞,大家对苹果的这台平板电脑作了许多疯狂的猜想,对此我没有多加理会,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苹果要想再次启动电脑革命,只要做一台大屏幕的 iPhone,就够了。如果这个说法令你失望,那么可以说你没有搞懂 iPhone OS 尚有多少未开发的潜质。 我曾经花了一年半时间试图把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社交网站缩入一部触屏手持设备当中。最初的目标只是为 Facebook.com 这艘母舰制造一个移动版的伴侣,但当我摸熟了 iPhone 这个平台之后,我确信用它完全可以创造出一个比网站本身更好的 Facebook!我在各种各样的平台上做过开发,从桌面系统到互联网,但 iPhone OS 最让我有「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也最有潜力将用户介面设计这门艺术提升至新的层次。这种提升只有一个障碍:iPhone 的屏幕太小了。 后来我渐渐确信:要使 iPhone 版 Facebook 真正超越网站,它的屏幕必须跟笔记本电脑大小近似。一次只出现一栏信息是不够的。任何高端的创造性工作所需要的工具都没办法塞进 iPhone 这么小的屏幕里。图片太小,我父母的远视眼看不清楚。看网页时要左右移动、放大缩小,没法专心阅读。除了 Facebook 以外,我在 iPhone 上用的大部分软件都受到了诸如此类的限制,例如 Google Reader、Instapaper,以及所有图片、视频、文字编辑软件。一言以蔽之,目前 iPhone 上的许多软件都只能说是有趣的玩具,一旦移植到 iPad 上,就会变成功能强大的专业工具,到那时,人们就会忘记这些工具在桌面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上的前身。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工具发明出来。 机会 对于开发者来说,iPad 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可以重新想像一切现有的桌面软件和线上软件,所有类别。真的,如果一个开发者现在不思考如何让自己的软件在 iPad 及其后续产品上更好地发挥作用的话,等到自己被时代淘汰的时候就不要怨天尤人了。 没错,1.0 版的 iPad 有诸多局限,无法跟今日的笔记本电脑相比。未来还没有现身,但是各位,通往未来之路真的那么难想像吗?苹果显然愿意加重对 iPhone OS 的投资并减少对 Mac OS X 的投资。在不久的未来,苹果会改制出为更大的屏幕准备的 iPhone OS,增加多任务的能力,并发布基于 iPhone OS 的笔记本电脑或 iMac。到那时,一切就会豁然开朗,因为到时 App Store 里 iPhone / iPad 软件的数量会比史上 Mac OS X / Windows 软件的总和还要多得多。 iPad 是封闭式平台? 我曾经对苹果运营 App Store 的方式表示担忧。如果你读过那篇文章,大概以为我会立即加入唱衰苹果的大合唱,并宣布 iPad 标志着开放式计算平台的死亡。胡扯。我对苹果唯一的不满是他们坚持对 App Store 里的每一款软件进行事前审核。这个软件商店或许是封闭的,但 iPhone / iPad 平台本身,对于各种年龄的玩家来说,是开放到不能再开放了。 iPhone / iPad 软件之所以被视作「封闭」,原因之一在于它们都被存在沙盒(sandbox)里。这意味着它们不能随意对文件系统进行读写,随意与硬件或其他程序交互。在我看来,这是 iPhone OS 最棒的特性之一。它让原生软件变得更像线上软件──后者也有类似的沙盒机制,因而也要安全得多。在 Mac 和 PC 上,你每隔几年就要重装一遍系统,以此消除各种软件对操作系统造成的损害,但 iPhone OS 对此完全免疫。(译者注:这里指的当然是没有越狱,没有装野鸡软件──例如 91 手机助手等──的 iPhone OS。) 作为开发者,不能写各种疯狂的插件、后台程序以及系统层面的小工具的确是种遗憾,但我认为这种牺牲是值得的。人们忽略了一件事:互联网是 iPhone OS 的一部分,而且是你可以随意修改的一部分。你想发明一种新的脚本语言?写一个在后台运行的服务?悉听尊便,但你必须把它们放在网页服务器上跑。如果你想在客户端拥有完整的自由,那么请写线上程序(web app)。总之,引诱用户安装一些有可能损害电脑的软件,那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简而言之,iPad 提供了新的介面隐喻,让用户可以比以前轻松得多地和电脑互动。作为开发者,我感到自己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权力、潜能和创意。iPad 再一次撬开了软件市场,让处于垄断地位的人没觉好睡。如果这还令大家失望,我无话可说。(翻译:李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