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通信:你有孩子吗?

最近乔布斯回邮件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都能做成一个「乔布斯通信」专栏了,不过大多数时候,乔布斯的回信都是简洁而犀利,几句话甚至几个字。

这个周末 Gawker 博客的作者瑞安·泰特(Ryan Tate)也给乔布斯写了一封信,表示他对苹果使用「革命性」一词【译注一】来描述 iPad 感到不满。不过没有想到的是,这封邮件引发了乔布斯与泰特在邮件中几个回合的大争论,乔布斯谈到了革命、自由、色情内容,以及苹果创造产品时的动机,甚至还启用了我外交部发言人的名言:你有孩子吗?

在 Gawker 有这些邮件的截图,翻译至此:

泰特

如果鲍勃·迪伦现在 20 岁,他会怎么看你的公司呢? 他会觉得 iPad 和「革命」之间有哪怕一点点的关系吗? 革命是为了自由。
乔布斯
没错,远离那些窃取你隐私数据的程序的自由,远离那些耗尽你电池电量的程序的自由,远离色情的自由。是的,自由。时代变了【译注二】,一些保守的 PC 时代的遗老遗少们感觉他们的世界正在逝去。就是这样。

泰特:

老实说,我的十三寸 MacBook Pro 的电池应付 Flash 绰绰有余。电池一点问题没有。iPad 的电池也一样。我更想看到一个有互动感的《Wired》,而不仅仅是一份美过容的 PDF。你们干嘛要这么做呢?只是因为 1990 年代末的时候 Adobe 搞过你们一次?这不是 Coca [译注:原文如此] 和 Flash 跨平台编译孰优孰劣的问题。用你们认可的软件中间层也能写出平庸的软件,而用 Adobe 提供的跨平台编译工具做出的东西也可以有很强的互动性。 另外提醒一下,「远离色情的自由」我不想要。色情有什么问题?!我老婆肯定也同意。

乔布斯:

《Wired》正在做一个用 Cocoa 写成的 iPad 软件。各家杂志基本都在做。另外,你要是有孩子大概就会关心色情的问题了……

泰特:

《Wired》在做 Coca [译注:原文如此] 软件因为他们没有其他选择。但他们原本不必在移植软件平台上浪费精力。我们应该鼓励搞平面出版的人用任何他们想用的工具创造互动性内容。康泰纳仕的人能想到「光把杂志搬到网上是不够的」我就谢天谢地了,而你们反倒给他们抬高门槛。相信我,我在 Newhouses 和《旧金山商业时报》干过,他们管理层对互联网一点野心也没有。你们的行为完全令到像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这样的聪明人没法做出有趣的东西。对于旧媒体而言,这不是原生软件和非原生软件的问题,而是互动与非互动的问题。时代集团的 XXX 在那里显摆,说他们那个垃圾《时代》周刊软件多聪明,因为他们只是把荷兰外包公司做的 PDF 转成了 Objective C 而已。但这软件真的和所有那些垃圾 iPhone 软件没有区别:其完成度刚好能挤进 App Store 骗点钱,仅此而已。我更感兴趣的是那些真正在做新的、有趣的东西的人,例如《Wired》——哪怕需要跨平台编译。 自从 2008 年我进这家公司以来就一直撺掇尼克·丹顿(Nick Denton)做点 iPhone / iPad 开发。到此为止了。我现在确信苹果会在软件审核过程上搞死我们,你们已经搞死了很多其实完全谈不上「有争议性」的内容。我宁愿直接做网页开发。不管你对施密特有什么看法,至少人家在为网页做索引的时候是在公平竞争。

泰特:

另外,我不是色情狂。不过大哥,客人来我家打开一段色情视频也不见得就会毁了我的孩子吧。如果我孩子有了 iPad,我肯定会确保上面没有色情内容的!再过一年左右,等我忙完哈泼斯的那本书和其他一些散活,我跟老婆会考虑这个的。

乔布斯:

等等,他们当然有其他选择。如果他们不想在 iPad 上做软件,可以不做。没人逼他们做。但似乎他们的确想做。 App Store 里有近二十万个软件,显然我们做得还不算太差。那些杂志软件最终会非常棒,就是因为它们是原生的。这都是老调重弹了。 天,你为什么总是缠着这种技术问题不放?这和自由无关,苹果是在为用户做正确的事情。用户、开发者和出版人随便怎么做都可以,如果不想买 iPad,不想写 iPad 软件,不想搞 iPad 出版,完全没有问题啊。看起来是你有问题,不是他们有问题。

泰特

当微软决定让每个人都能为 Win32 API 写程序时,这还是一个「技术问题」吗? 当 Adobe 也决定这么做的时候,难道你会高兴吗?

你有机会为一个新的平台定下基调。一个为新的手机和平板设备而准备的平台,一个为未来而准备的平台!我很失望看到它还是那个老旧的、复仇力量的狗屎。</blockquote> 泰特(补充回复):

补充一下,是的,我的话听可能起来很刻薄。因为我觉得,这一切根本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你在把自己的道德强加于人,以一种最怪诞的感觉来对待色情、(所谓的)「商业秘密」,以及技术的纯洁性。苹果自己也使用一些转换层和中间 API ,Objective C 和 Windows 版的 iTunes 就是明证。任何懂一点编程的人都知道中间层 API 的力量与价值。

而且,我不喜欢那些与苹果交好的警察们强行踹开我同事的房门。我相信法庭最终会对此事有所定夺,这倒不用我担心。</blockquote> 乔布斯

你太搞不清状况了。没有人踹开任何的门。你听信了很多不实的博客报道。

微软过去(和现在)都有权为他们的平台制订任何规则。如果人们不喜欢,他们尽管换一个平台去开发,也确实有人这么做了。或者,他们可以买其他平台,同样也有人这么做了。

而对我们来说,我们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去尝试和创造(以及保护)我们所期望得到的用户体验。你可以不同意,但我们的动机是纯洁的。

顺便问一句,你又干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你创造过什么东西没?还是说你只会批评其他人的工作、贬低他人的动机?</blockquote> —

【译注一】来自 iPad 广告语「奇妙与革命性的产品,令人难以置信的价格」。

【译注二】乔布斯在这里引用了鲍勃·迪伦的著名歌曲《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一语双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