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4us

论推荐之难

大家都知道让机器推荐好东西给活人──即「推荐算法」──不容易。但活人推荐好东西给活人同样很难。

最近 Daring Fireball 十周年,英文博客圈开始讨论 John Gruber 发明的「link blog」这一形式。说来简单,link blog 无非是每天选些自己看到的好文章,给条链接,加两句聪明话作为评语,然后在博客上分享出来。

难吗?非常难。

推荐的难度不在于「分享」这一环节,而在于如何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比如何知道什么是好东西更重要的是如何日复一日地挑选出好东西。Daring Fireball 做了十年。

以 link blog 而言,除了要有慧眼识别好文章外,还要通过「发链接」这个动作形成自己的一套叙述体系。Gruber 说他只会推荐自己从头到尾读完了的文章,而 Daring Fireball 的长期读者都了解他的体系:和免费软件相比,更倾向于推荐付费软件;和线上软件(web app)相比,更乐于使用原生软件;一把 Apple Extended Keyboard II 用了十多年;爱库布里克,爱 David Foster Wallace,爱美国。(他绝对不会把这些直白地写出来,那多傻。)

读久了,他对每日科技新闻的反应几乎都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于是你形成了预期,每次打开 Daring Fireball 时,预期都会得到满足。这是一种安全感。安全感是人们花四美元买杯星巴克咖啡眼都不眨,花一美元买个 app 却要思前想后的原因之一

知道什么是好东西的能力就是品味。有好的品味已经不易,还要日复一日地做同样的事情──相信我,那是枯燥的。即便做的是你热爱之事,也不令这枯燥减少一分。而一件事能否做成,很多时候就取决于你忍耐这枯燥的能力。

(中文博客圈里,link blog 做得最好的是「对牛乱弹琴」的洪波。已成绝响。)